Ann-Sunshine-Jane

霆哥!威武!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百里屠苏与他的同学们(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兰兰哈哈哈哈哈哈哈

孔二胡:

今天也不知道这文要叫什么名字




===============




===


 


 


本来屠苏加入了篮球队,陵越要把他的值日表排到下学期去的。但是值日表排的太满,一时间调动不开,所以每到值日的日子,屠苏还是会去打扫。而陵端和肇临对清晨在操场捡树叶的行为深有阴影,被陵越用目光威胁几次后,也乖乖的开始按时去值日。


 


 


陵端的脑门上斜斜贴了张创可贴。


 


肇临告诉大家说:“他抓野鸡的时候被树枝划到了。”


 


百里屠苏低头看陵端裤子。陵端怒道:“看什么看!裤子没破!”


 


方兰生抱着一只黄黄黑黑的野鸡嘀嘀咕咕的玩了半天,问:“陵端你抓的野鸡能吃吗?”


 


陵端说:“能。”


 


方兰生说:“能不吃吗?”


 


陵端说:“不能。你想干什么?”


 


方兰生说:“我就问问。”他低着头研究野鸡脚上系着的绳子。


 


陵端回头给晴雪和月言讲抓野鸡的窍门,讲抓野鸡不能抓小只的,抓到小只的要放生,每年猎取量有限,他们去的时候不好,所以今年也没抓到多少,野鸡呢,还是炖汤最好……


 


身后传来刺耳的振翅鸣叫,大家回头,方兰生抱着野鸡一路狂奔而去。


 


陵端大惊:“方兰生你站住你想干什么你回来你别跑!”


 


方兰生一路跑出院门跑过马路跑到了小区周围的绿化带,站在花坛旁边的台阶上,手一抬:“小黄,快跑!”


 


野鸡咯咯咯咯咯扑腾着钻进了绿化带后的树丛不见了。


 


方兰生撕心裂肺:“快跑吧!我替你挡住他!你快去找自由!”


 


追的气喘吁吁快要断气的陵端:“……”


 


===


 


 


陵端一边慢悠悠的扫地,一边摸自己脑门。他担心额头的划伤会影响他的形象,又觉得贴只创可贴在脸上十分有型,苦于该把刘海往左边斜,还是右边斜,才让伤口暴露的恰到好处又狂拽酷炫。


 


正摆弄着,陵越来了。于是连忙装作很认真的样子低头使劲扫地。


 


陵越说:“屠苏别扫了,跟我来一下。”


 


陵端立刻道:“凭毛,扫完再去。”


 


陵越说:“有急事。你们两个先扫。”


 


陵端说:“请假还得交假条呢!”


 


陵越回头看他一眼。


 


陵端低头扫地。


 


 


 


屠苏问:“怎么了。”


 


陵越带着屠苏出了校门,校门口卖烤地瓜的阿姨前面站了一个小男孩,穿着白白的校服和短裤,露着两条细细的小腿,带着顶小鸭舌帽,一手抓着书包带子,一手在揉眼睛。


 


陵越说:“他说他妈妈没有来接他放学,他就想自己走回家。结果走到一半不认识路了。我来门房交钥匙看到他。”


 


两个人走过去,蹲下来。小男孩怯怯的看着他们。陵越对他笑笑:“别怕。”又转头对屠苏说:“我刚问他了,他只知道自己家在昆仑小区。我记得,你家也住在昆仑小区?”


 


屠苏点点头,摸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也看着屠苏。


 


陵越顿了几秒,站起来,“走吧。”


 


 


===


 


 


两个人都不能载人,三个人于是搭了公交车。


 


小男孩很安静,一直牵着屠苏的手。中途车上空出了位置,陵越让屠苏坐下,让小男孩坐在屠苏的腿上,然后自己站在他们旁边。


 


屠苏偏头看小男孩,小男孩也歪着头看屠苏,自己扶了扶帽檐,说:“我见过你。你住在我家对面。”


 


屠苏点点头,问:“你叫什么?”


 


他细声细气的说:“不能告诉你。我妈妈不让我告诉别人。”


 


屠苏挑挑眉毛,想了想:“我又不是坏人。”


 


小男生盯着他不说话。屠苏又问:“你看我像坏人么。”


 


他摇摇头,说:“不知道。”


 


两人同时抬头,看陵越。陵越察觉到下方的视线,莫名其妙低头看向他们两个。


 


屠苏:“他像吗。”


 


小男生犹豫:“不好说。”


 


两人盯着陵越若有所思。


 


陵越抓着车顶扶手,一头黑线的看窗外。


 


 


 


 


到了小区门口,屠苏带着小男生去找了门卫。门卫给小男生家里打了电话,很快小男生的外婆就下来领人了。对屠苏和陵越不住道谢。


 


陵越看起来一脸轻松:“好了,送到家了,我就回去了。”


 


屠苏说:“你家离这里很远吧。”


 


陵越:“还好。不算特别远。怎么?”


 


屠苏默默摇摇头。回头看看小区里面,说:“班长,要去我家……坐一下吗?”


 


陵越笑道:“改天吧,今天不早了,你也快回家吧。下次再上去玩。”


 


屠苏点点头。陵越去马路对面搭回程的巴士,不让屠苏送,透过车窗对他挥挥手。


 


屠苏站在原地看巴士走远。


 


 


===


 


 


第二天早晨下了早自习,陵端四处散布反动言论,声情并茂的讲述昨天下午陵越班长是如何理直气壮的双标惨绝人寰的放水光天化日的欺凌,连个解释都没给就把屠苏从劳动现场带走,留下他和肇临在现场忍气吞声。


 


陵端忿忿的说:“请假还要交假条呢!”


 


大家都觉得这不太可能,肯定是陵端在瞎说。晴雪和月言在一边附和,是啊,你别瞎说。哎,你还是别说了。


 


陵端说:“怎么我就瞎说了?你们问肇临,知道我昨天扫地扫到几点吗?我靠,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想当初我……”


 


月言说:“恩屠苏人呢?怎么不在班里?”


 


大家回头四顾,班里果然不见他人影。这才想起,好像从上早自习开始他就不在。


 


陵端拍桌:“靠,熊孩子还逃课!”


 


方兰生从楼下上来,插嘴道:“逃什么课,屠苏跟陵越班长在操场打扫卫生呢。”


 


众人涌到窗边去看,果然见操场上两人一人拖一只垃圾桶,明显已经打扫完,正悠闲的朝库房走。边走还在边聊。


 


方兰生说:“他俩一早就在下面好不好。你们看操场多干净,刚被教导主任看见了,说他俩义务劳动,要给你们班加五分。”


 


陵端飙泪:“我扫了两个早晨,怎么没看见我?”


 


方兰生回头:“因为你抓野鸡啊。”


 


“尼玛你还要吃野鸡。那么萌你也吃,是不是人啊。”


 


“吃别的就算了。那只黄黄的管我叫哥哥,你吃它就是吃我弟弟。怎么你不服吗,反正它已经自由了。”


 


“你干什么,你抗我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卧槽你们管管!你想干什么!老师!老师!”


 


 


陵端把方兰生抗在背上抗下楼,站在被秋风摧残的已经光秃秃的花坛面前,手一抬:“小兰!快跑!去找自由!”


 


“咚”一声,方兰生被丢进了花坛。


 


 


众人:“……”


 


陵端撩撩刘海,面无表情的回身走开。


 


 


tbc



【均炮ABO】父亲节番外 早餐

平哥太好了😭😭好感动哦😭😭😭

肖馒头:

过后删。
───────
聚义厅的早餐通常要准备很多份,张晓波的豆汁儿和油条,小念的奶粉,晓晓水果奶昔。陈均平吃他们剩下的。



张晓波每天凌晨一点才能躺下床,身体放平就从脊椎嘎啦啦一串声音上去,陈均平心疼他,说什么也不愿意他早起做饭 于是陈设计师就成了一家子的早餐保姆。



周末,晓晓揉着眼睛从房间里出来。小念还在婴儿床里扑腾,执意把张晓波闹醒后终于被拎起来,嘴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早啊。”陈均平从厨房里出来。他没想到星期天他们也会这么早起,甚至连围裙都还没来得及摘。



晓晓撇了撇嘴,露出一脸嫌弃。



“为什么是hello kitty的,粉色的,围裙?”



陈均平一愣。



张晓波抱着宝宝看着他们。



“好旧哦。还是粉红色的。”



陈均平仿佛对晓晓一字一顿的语气感到有点尴尬。他学设计的,知道小女孩儿总一段时间对嫩粉色特别排斥。他只好笑笑,把围裙摘下来,收好。



“吃饭。”



桌子上摆着好几套碗盘。陈均平饶有兴趣地看着晓波喂小念吃东西,手里撕着一根油条,嚼几口,艰难地咽下。小念最近在学习不用奶嘴喝奶,脾气极其糟糕,就着张晓波的手凑到杯沿舔一舔就哼哼唧唧地扭起来,再也不喝。张晓波自己抿了一口,对陈均平道:“你水冲太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妈妈这句话撑腰,小念突然一把推开学饮杯,呜呜哭起来,确实干打雷不下雨。陈均平愣着看宝宝,微微点点头。另一边晓晓让他够一下冰箱顶上的黄油。



“抹的太少了。”她轻声说。“变得不好吃了。”



“哦。”陈均平重新坐下,咬了一口变凉变软的油条,就着豆浆咽下去,却没有胃口。晓晓一边皱着眉头抹黄油一边看英文画报,小念哭唧唧地不喝加多了水的奶粉。张晓波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被孩子弄得焦头烂额的样儿他看着难受。



“我还有设计没做,你们先吃吧。”



张晓波抬起了一点点目光。



晓晓看着陈均平的背影,奇怪地支吾一声,终究是没说话,低下头继续看她的故事。张晓波给小念擦擦嘴巴,突然抽走了晓晓的报纸。



“咱先不看这玩意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晓晓亮晶晶的大眼睛傻傻地盯着张晓波。他突然变得严肃,语气确实云淡风轻,让人不得不认真起来。





张晓波说:“很久以前,一个少爷出生在在香港一个有钱人家,他爸爸是美国海归,妈妈是千金小姐。他参加过晚宴,出入着当时很不错的餐厅。我认识他时,他的早餐是香浓滚烫的现煮黑咖啡和现烤的牛角面包。有时候是新鲜的三明治,放着超过三个小时他就不会吃。那是他之前。”



“嗯。”



“后来他带着女儿来到北京。治病。他放手了香港正起步的工作室,因为女儿一句喜欢北京就留下来。他早晨起来给女儿煮粥,自己喝牛奶。一杯牛奶顶一上午。牛奶要到胡同外面的超市去买,那一天家里没有了,他就喝了一杯豆浆。那是他第一次喝豆浆,豆腥味儿他几乎咽不下去,但还是喝了。他没时间挑剔,那天是女儿进洁净仓接受移植的日子。我赶到那里的时候,他捂着胃,一头的冷汗守在外面。



“洁净仓的一个月里,他根本没有好好吃饭。有一天晚上突然剧烈呕吐,吐出来都见血,送到医院去挂水才知道是长时间饮食不规律和熬夜搞出来的胃出血。”




晓晓发出一声微弱的鼻音,像是有话要说却张不开嘴巴。张晓波怀里的小念也停止了哭闹,咂着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现在他在北京定居,早起做三四个款式的饭,却再也没做过自己喜欢的东西,甚至连现在肯德基里的西式早餐套餐都嫌太贵。我说的你能懂吗?你才吃了一餐的薄牛油面包,他却为我们咽了三年的豆浆油条。”



“妈……”



晓晓的声音有点抖。张晓波摸摸她的头。“我记得你在母亲节的时候写了一篇论文?”



“是。”



“他说你四岁的时候,在母亲节给他买了一条粉红色的kitty围裙,他笑死了,却一直保存到现在。今天是父亲节。你随便做些什么他都会开心的。”








陈均平补了一觉回来,工作台上放着一个粉蓝色份保温盒。大白天的,台灯却打开着,发着柔柔的光。



他打开盒子,里面放着几片边角有点焦掉的萝卜糕。



一张纸条从保温盒底掉下来。



陈均平笑了。那是小朋友稚嫩却清晰的字迹,用方方正正的中文写着:



我会爱着你做的每一次早餐。
也会爱着你。






旁边一点点湿迹,应该是小小朋友的口水印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my dong boy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ฅ>ω<*ฅ)我靳东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最爱的靳东明楼大哥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